当前位置榕水网 > 文化 > 以自己对世界的感知折射历史变迁

以自己对世界的感知折射历史变迁

点击: 153 时间:2019-11-20 07:23:29 作者:榕水网 

作者:东晓

保罗斯托斯基是苏联著名作家,以其优雅的写作和清新的风格被认为是抒情大师。《生活的故事》是保罗·斯托斯基的自传体纪实小说。这本书不仅追溯到过去几年,思考和探索了创作过程,而且对大自然的空虚和遥远进行了诗意的描绘。作者还艺术地写了同时代人的传记轶事,如布尔加科夫、巴别、谢瓦利埃等,从中可以探索作者的内心世界,可以看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社会历史图景。

康斯坦丁·保罗斯托斯基(Constantine Paustovsky)作为苏联一位极具创作个性的作家,在创作中一直非常重视艺术。“艺术之爱”是保罗斯托斯基的核心精神情结。艺术不仅是他创作的重要主题,也是他审视和思考生活的独特视角。他的文学创作最本质的特征是人类生存的艺术情感化,这是这种情结的必然结果。如果说《金玫瑰》是保罗·斯托斯基“艺术情结”创作的一部精彩作品,那么1946年至1963年间创作的六卷本自传体小说《生活的故事》(The Story of Life)就是“艺术情结”的又一个奇特成果。不同之处在于《金玫瑰》是作者对神秘而辉煌的艺术创作生涯的独特感受,而《生活故事》(Life Story)则是作者对艺术强烈“热爱”的产物,以审视自己的人生轨迹,展示历史画卷。因此,艺术已经作为一个内在的主题进入了作者对生活的描述。虽然这部自传体小说具有这类作品的共性,但也有明显的特点:它体现了他个人意识中强烈的“艺术依恋”。

《生活的故事》由六部中篇小说组成:《遥远的年代》(1946)、《不安的青年时代》(1955)、《未知世纪的开始》(1957)、《远大前程的年代》(1958)、《奔向南方》(1960)和《流浪之书》(1963)。这六部中篇小说讲述了作者从年轻(20世纪初)到成年(30年代中期)的生活经历。这20年包括十月革命、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月革命、十月革命、内战和第一个五年计划之前的历史阶段。像其他自传体小说一样,作家尽力回忆自己经历的岁月,展示自己的精神成长过程,用自己对世界的感知反映历史的变化。

在作者看来,《生活故事》写了许多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但《生活故事》毕竟还没有成为纯粹的文学回忆录。关键原因是作者有另一个重要的想法:试图展示主人公克斯特克从一个热爱艺术的年轻人到一个成熟作家的精神成长。这一动机的根本原因是作者永恒的“情结”:对艺术的热爱。因此,对艺术的向往和对艺术的眷恋是人生故事中最深刻的主题。正是这种“眷恋情结”从根本上决定了这部作品的体裁特征。

在《生活的故事》中,艺术主题是连接许多叙事点的基本主题。作者“对艺术的眷恋情结”是整部作品的内幕信息,也是主人公“我”——科斯蒂克整个精神世界的核心。当作者讲述主人公科斯蒂克成长的故事时,关注的焦点无非是两个方面:艺术的熏陶和艺术家气质的培养(对自然的感受、想象力和对美好人性的追求)。这两个方面决定了科斯蒂克的成长道路,也决定了科斯蒂克将如何看待他周围的世界。与艺术和艺术家接触,培养艺术和情感视野,了解他们周围的世界,已成为科斯蒂克成长道路留下的最深刻印象,也是作者关注主人公生活经历的主要观点。因此,沿着主人公科斯蒂克的成长道路,我们看到了一个具有浪漫艺术气质的年轻人的艺术之旅。所有的经历都是英雄克斯特克过去30年生活的基本坐标。将他们联系在一起构成了英雄科斯蒂克生活的基本特征。在各种充满艺术趣味的经历中,主人公科斯蒂克逐渐形成了艺术家的精神气质,培养了用艺术家独特的眼光审视生活的习惯。我们看到了主人公成为作家的成长道路和他创作精神支柱力量的形成。英雄精神成长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向我们展示了英雄在精神气质上是如何准备成为浪漫抒情散文作家的。具有这种艺术气质的英雄是如何看待生活和他周围发生的事情的?毫无疑问,一个具有浪漫艺术气质的人只会用理想之光看待现实,只会在现实生活的洪流中处处感受艺术之光。

《生活的故事》(The Story of Life)由于其叙事中心是艺术,在历史事件的表达上有其自身的特点,即在表达艺术主题时隐含着历史事件,浩瀚的历史图景已经融入到主人公个性的艺术情感中。作为文本,历史获得了新的诠释,历史赋予了作者独特而个性化的美感。例如,当具有强烈“艺术爱好”的主人公克斯特克用自己的艺术感受感受十月革命的社会氛围时,他的感受并不受欢迎。小说中主人公科斯蒂克在电车上送花的情节具有典型意义。作者展示了动荡年代人们对美的渴望。从电车乘客在一束“我很久没见的花”上投下的“贪婪的眼睛”,我们可以看到作者对于那个特定历史时代的独特表现:正常和平凡的生活离伟大的历史事件几乎只有几步之遥。

生活故事中蕴含的对艺术的渴望也使作品具有了内在的结构,即作者描述了主人公的两种生活状态。保罗斯托斯基在《金玫瑰》中写道:“我在这部自传体小说中真实地描述了我的生活。然而,每个人,包括我自己,都有第二人生。它存在于现实生活之外,在我的想象中,在我的想象中。我想写的是第二种生活。如果我能按照我的意愿安排我的生活,不被一些偶然事件所左右,那么我的生活将会完全不同。这就是我想写的。“显然,在表达主人公科斯蒂克的真实生活状态时,作者也试图表现出主人公幻想和向往的第二种生活,即生活在艺术中获得完美的另一种生活,正是对第二种生活的向往使主人公在复杂的、有时异常的灰色现实中保持对艺术的独立向往状态。(东晓)

江苏11选5投注 中国一分彩 江苏十一选五投注 澳门百家乐

视频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