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榕水网 > 社会 > 武汉一工人六楼坠下 砸车奇迹生还

武汉一工人六楼坠下 砸车奇迹生还

点击: 1332 时间:2019-12-02 12:43:17 作者:榕水网 

2019-10-18 09:44

今天的故事从一起事故开始。今年4月,在湖北武汉,一名空调拆除工人在施工过程中意外滑倒,从六楼阳台上摔了下来。然而,令每个人惊讶的是,这名工人跌倒时碰巧撞上了停在楼下的一辆车。

由于屋顶的缓冲,工人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当然,救了他一命的汽车也被撞毁了。下一个方向是什么?让我想想。

不久前,记者在武汉市青山区的一家社区医院找到了幸存的老师文雪。虽然已经过了几个月,但当他回忆起这件事时,他仍然很担心。同一天,他和妻子去了一个居民区,为一名六楼居民拆除空调。正当他用安全绳把自己绑起来,站在阳台栏杆上准备拆除空调时,危险突然发生了。

卢文雪:一只脚在栏杆上,另一只脚在空调上。当我试图施工时,空调撞到了我。我1600公斤,空调也超过100公斤,300公斤的重量撞到它,安全带承受不了,它坏了,我妻子看见我摔倒了。她说,人完了,人完了。

文雪的妻子张春红:我按不下电梯,我从六楼冲了下来,因为我知道从六楼摔下来是什么感觉,我确信不会有人留下。

突然,还没等文雪反应过来,他撞上了停在楼下的一辆车。

卢文雪:我没有意识到我摔倒了,但是当我摔倒在公共汽车上时,我很清醒,没有感到困惑。我动了,完了,我的腿抬不起来,断了。我说,这辆车救了我的命,没有车谁也不会离开,因为下面是混凝土地板。

住宅区物业经理张瑶:车主是住宅区的业主,原本是地下车库的停车位,但因为他要送孩子去学校接受培训,所以他把车停在了路上,所以救了他一命是巧合。

尽管被车顶卡住,从六楼摔下来的文雪仍然受了重伤,无法移动身体。这时,接到警报后赶到的警察和医务人员,在周围居民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地把躺在车顶上动弹不得的鲁文雪扶起来,并把他送上救护车。

住宅物业经理张瑶:当我们被抬下车时,受伤男子的大腿骨被直接折断。

武汉市公安局汉街派出所的警官金Xi最初告诉我们,尽管他的腿受伤了,但他的意识仍然清晰。

后来,文雪被送往附近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进行急救。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创伤与显微外科主任医师朱邵伯:当时,确诊第一个脑震荡。虽然有昏迷,但实际上没有器官变化。肝脏和肾脏是重要的器官,没有破裂。只有一处简单的股骨骨折。如果当时没有汽车挡住他,根据我们治疗的病人的情况,情况会更严重。

受伤者砸车应该得到赔偿。

他从六楼摔了下来,没有受重伤。这的确是因祸得福。但问题也随之而来。救了鲁大师文雪一命的汽车严重受损。

汽车严重受损,对车主来说,这是意想不到的麻烦。他的车停在楼下,撞得很厉害,没人会觉得舒服。那么,有人应该为修理或更换汽车付费吗?谁应该赔偿?如何补偿?

鲁大师文雪撞上的汽车在强烈的撞击下车顶变形损坏。因为有第三方对事故负责,保险公司不会赔偿。据估计,这辆雷克萨斯suv的维护费用约为6万元,折旧费用及相关手续费约为4万元。由于涉及民事赔偿,汉街警方和人民联盟中心进行了调解。

武汉市武昌区司法局首席调解人李刚:这是一个工人。他的家庭非常困难,没有钱。他付不起钱。那时我很担心。另一方面,他不得不在买车前存几年的钱。他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突然损坏了。

几年前,文雪和他的妻子从孝感村来到武汉工作,为他们的两个孩子上学。为了赚更多的钱,他们专门从事危险而繁重的工作,比如装卸空调。文雪倒台后,这对夫妇的工作暂停,他们失去了收入。甚至住院费用都是从亲戚朋友那里收取的。对他们来说,赔偿车主是不可思议的。

卢·文雪:我坐在车顶上。当时我对自己说,这辆车救了我一命。那辆车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拯救着我的生命。当时,我妻子和我讨论过。她说你怎么了。我说先赔偿汽车。

文雪的妻子张春红:这辆车是我丈夫的救助者。我将不得不支付任何额外的钱。那时我们什么也没说。

当时,文雪仍然无法下床,所以他委托妻子去警察局,并积极讨论汽车赔偿问题。

业主被要求减少赔偿4万元。

在汉街派出所的调解室里,卢文雪一家和车主正在协商车辆的赔偿事宜。在支付了6万元以上的车辆维修费用后,还剩下4万元以上的折旧费和搬运费。

武汉市武昌区司法局首席调解人李刚:这辆车的主人周先生发现我们进退两难。他说他不会拿钱,因为他太难了。

文雪被业主自愿放弃4万元赔偿的让步所感动,这减轻了他的压力。已经花了十多万元用于治疗伤病。除了外债,现在上大学的儿子仍然需要他提供生活费。目前,他的骨折部位已经通过手术植入钢钉固定,并正在接受后续治疗。

鲁文雪:困难只是暂时的,人们准备好了就可以赚钱。大不了之后,我的腿会有点残疾。我仍然可以做事和奋斗。

(编辑吴梦萱)

责任:郭彦峰

重庆快乐十分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贵州快3投注 快乐10分开奖结果

视频推荐

热门推荐